至今開學已過兩週,漸漸地步入臺灣緊湊的生活步調,偶然抬頭看見灰濛濛的天空,仍會想起在尼泊爾的美好時光:那兒的天是純淨的淡藍色、地是盎然的翠綠色、人是害羞卻又熱情的赭紅色......。猶記當初這趟旅程硬生生地在我的行事曆上佔據28個空格,打亂我生活的節奏,補不完的課、未完成的作業、趕不上的行前訓練等等....

最初,我只帶著一顆忐忑的心,和探索未知的興奮,踏上了這旅程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對事物也會逐漸熟悉,並將以往的生活納入腦中,作為日後的經驗,簡單來說,也就是心理有了「底」。然而,令我徬徨的是,這次的挑戰—安納普納環線的峰頂,是5416公尺。而全台灣最高的山「玉山」也只不過3952公尺。

引導員難得在我們熱烈討論時打斷,問說「為何一定要善於表達的人呢?有沒有其他人願意主動嘗試的?」這時隊中一個微弱的聲音傳出「我可以試試看嗎?」她是隊中最安靜的一個女生,說起話來既小聲又簡短,她卻願意鼓起勇氣擔當解說員的角色。...我的腦海中再次存入幾個關鍵詞「願意」、「勇敢」、「嘗試」、「存在的價值」

5416,是個我不曾想過的海拔高度數字,當下定決心來到尼泊爾健行時,她,成了我這趟旅程抵達的目標。做下爬山決定的過程有些不容易,身旁有著支持的聲音,也有著懷疑的聲音。「什麼?你要去爬山?你可以嗎?」、「5416?你會不會一次衝太高啊?」而這也使我在旅程當中戰戰兢兢,既是焦慮萬分,又是滿懷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