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天的行程中,我隨時都在感受人性的美好,因為工作團隊、同行夥伴,以及響導與挑夫們總是流露出善良、積極、關愛等正向能量,就這樣,大自然的療癒與人性美好的滋潤交織出難以言喻的深刻體驗。 對我而言,這一趟不只是旅行,而是自我的挑戰與突破,是一段自我實現的歷程、讓自己生命多彩的方法。



Poonhill健行的第三天是整個行程的一個高潮點,在觀景台上,面對著八千公尺的壯闊山景,我開心、雀躍,熱情地幫人家照相、與人分享我怎麼看眼前這如畫的美景、找人合照、請教人家怎麼拍比較美,....,當下的喜悅與開懷,讓我一會兒坐、一會兒站、一會兒爬上、一會兒爬下,雙膝的疼痛與不適安靜地存在而無任何干擾或影響。

poonhill 1

這樣的開懷情景在每天行進中抬頭欣賞美景時、到達山屋陶醉在開闊的山景時、登上Poonhill看日出時等時刻都一再出現,我與膝傷共存的同時,盡情享受登山歷程的暢快、美景當前的感動、與夥伴分享的共鳴與歡樂。        回到台北之後,我在FB上Po了幾張照片,為自己尼泊爾Poonhill健行的經驗下了一個標題:此生之最。是的,這真的是我此生之最,到現在都還有點覺得不可思議,過了耳順之年的我用這樣的方式為自己的人生增添色彩、開展高度。

poonhill 2

之所以這麼珍惜這一趟旅程,與我個人的身體狀況與經驗有關。你可以想像,上一次爬大山(雪山與四秀)是三十多年的事情、三年前膝蓋摔傷動手術,留下後遺症,且瞬間重力撞擊可能導致失明或骨折、已經年過六十的我,要去喜瑪拉雅?雖然有人一再強調說是去散步、是去走七星山,但對我而言,是在冒險,一路上隊友們對我的年紀充滿好奇,一個兩鬢斑白的老人出現在喜瑪拉雅山區?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就是要去,很簡單,就是要去。||

poonhill 3

喜瑪拉雅山對我而言,陌生、遙遠卻又親切,內心一直有一個呼喚,我想要投身她的懷抱。之所以毫不猶豫地報名,是因為我知道這是我這一生唯一的機會,雖然我的情況有點小麻煩,但我相信工作團隊絕對會保障我的安全、會幫助我完成這一趟旅程。 幸運的我擁有夢幻小組、真情相隨的共患難兄弟,以及天使般的室友。我的小組成員讓我走最前面,在配合我步調的同時發展出因應作法,享受慢速前進的樂趣,不時還有幽默風趣的對話,讓行進的過程充滿歡笑;我有一個年紀相近、體能挑戰級數相仿的夥伴,一路陪伴、支持我,讓我用樂觀、輕鬆、勇敢的態度龜速前進;我有一個自在、體貼的室友,總是善巧、不著痕跡地給予我最大的方便與照顧。

poonhill 4

就這樣,在大家的呵護、照顧之下,我完成這一趟精采、深刻的體驗之旅。 十二天的行程中,我隨時都在感受人性的美好,因為工作團隊、同行夥伴,以及響導與挑夫們總是流露出善良、積極、關愛等正向能量,就這樣,大自然的療癒與人性美好的滋潤交織出難以言喻的深刻體驗。 對我而言,這一趟不只是旅行,而是自我的挑戰與突破,是一段自我實現的歷程、讓自己生命多彩的方法。青春不留白固然重要,臨老還能增添色彩豈不更美好?我可以在路程中安在當下,老實面對自己的限制,在現實條件之下發揮所能,而沒有歉疚、著急或懊惱,我不夠完美、不夠強,不過我很真實。我願意冒險、願意給自己機會,我看到自己生命的活力與可能。這些看見都讓我貼近自己、喜歡自己。回來之後,心裡常常浮出幾個字:曾經滄海難為水。是的,我知道現在的我跟還沒有出發之前的我已經不一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