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16,是個我不曾想過的海拔高度數字,當下定決心來到尼泊爾健行時,她,成了我這趟旅程抵達的目標。做下爬山決定的過程有些不容易,身旁有著支持的聲音,也有著懷疑的聲音。「什麼?你要去爬山?你可以嗎?」、「5416?你會不會一次衝太高啊?」而這也使我在旅程當中戰戰兢兢,既是焦慮萬分,又是滿懷期待。


我平時不是特別熱愛運動、親近大自然,又是念音樂的女生,兩年前,第一次來到尼泊爾時,與朋友一同在日出所見的喜馬拉雅山景,深深吸引我的目光,而這也在我內心默默地埋下了渴望一睹尼泊爾高山美景的動機。

在山林中的每一日,我們聆聽大自然聲音,觀察周遭景色變化,感受土地散發出的氣息。大自然總以直接不婉轉的方式,呈現她最真實的面貌,是壯麗、是遼闊、是險峻,同時也是沈靜,一切展露無遺。城市的繁忙生活,使我們腳步急促,有時慌忙而亂了腳步。在健行時,我們練習如何慢下自己,打開所有感官去感受,專注在腳下步伐,調整因海拔高度變換而漸急促的呼吸。我們,學習如何好好地活在當下!當生活中原本的物質欲望、不必要的在意與大自然相遇時,一切化為最簡單的需求,安靜地聆聽內在與外在的聲音。

linsichia

日常生活中,「消費」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事。然而,「付錢者最大」的心態,除了使賣方不受到尊重外,也完全地不適用於我們的嚮導與挑伕身上。還記得剛與嚮導、挑伕們見面時,因著不熟悉,並沒有太主動地與他們招呼、互相認識。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,如此的舉動,讓他們有些失望。原來在許多時刻,我們將人與人的關係建立在金錢之上,忘了背後還可以擁有一份最自然的情感啊!從尼泊爾嚮導與挑伕們身上,我看見金錢雖然是工作的一部份,但更重要的是背後真誠的交流與關係建立。在健行時,雖在聊天上偶有語言隔閡,但在此刻,笑容就是最美的語言。

在健行過程中,陪伴著我們的是三位嚮導:Parsang、Pamba與 Rum。他們如同團隊的貼身褓母,盡力滿足我們一切所需,為著我們在山上的食物與健康把關。即便三位嚮導已爬過無數次安納普納環狀線,有的人甚至爬過更高、更艱難的路線,但他們仍願意慢下來,不以過去的經驗誇耀,耐心地伴著我們慢慢前進。

linsichia 3

當巨大的瀑布在眼前時,湍急的水流原本應會使我們害怕,駐足在原地不知如何涉水前進。此時的嚮導們總會搶先我們一步,站立在我們看為危險的瀑布邊緣處,溫柔地牽著我們的手,一個接著一個護送,確認我們都安全抵達到水流的另一端後,才輕輕拍去腳上的沙石、將襪子套回濕漉漉的腳上。最令人動容的是,水面上隱約露出的大石頭,有尖銳,也有溼滑。雖不是條平坦的水路,但這卻是挑伕們預先為我們所鋪好的路。我們,還能夠抱怨些什麼呢?心中滿懷無限的感恩。

登頂前一晚,住在海拔4600公尺唯一的山屋。狹小的餐廳空間,擠滿來自各地的登山客。昏暗的燈光下,團員彼此討論著、關心著,我們享用與其他登山客相同的晚餐。看似在食物上沒得選擇,但當下的我們深深知道那頓晚餐,是如此地重要與得來不易。附近已沒有雜貨店可以讓我們購買零嘴,在高海拔區域,一切都是如此的珍貴,一切都是攸關生存問題。我們能做的,就是好好地珍惜我們所擁有的事物。

linsichia 2

在尼泊爾將近一個月的日子,團隊每日24小時的相處,做最真實的自己是必須,如此一來,才能夠找到舒服、自在的方式與人共處,但這同時,也讓我察覺到:原來自己的自我設限如此多!因著那些束縛,我學習如何去相信自己、如何去信任他人。在阿克蘭山上小學的日子,團隊每天有許多的分享時刻。一直到今日,心中還是很感謝團隊中的每一位,你們願意敞開、與人分享生命故事,讓我們彼此更加了解,讓人有機會窺見你們美麗的生命。與你們一同在尼泊爾山上健行、唱歌、開懷大笑、享受大自然的奧妙,還真讓我忘記自己原本不是位愛好戶外的人呢!(笑)